王冲--瞰天下
带给您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信息
http://dreamfinder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这次绝密行动让80%的人敬佩以色列

2016-07-04 15:12:2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时事观察 | 浏览 436509 次 | 评论 0 条

5月30日晚,我一不小心约了三场活动。斟酌再三,排除了一场官方活动,决定去以色列使馆参加纪念恩德培行动40周年的发布会。


恩德培行动,是个传奇。我在读大学的时候,逃课到图书馆看书,看到这个故事,开始了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膜拜。我的毕业论文,也是中国和以色列的文化比较。


这个故事,让我佩服以色列。我相信,80%的人读了这个故事会被震撼,会敬佩这个国家。


6月30日的招待会,我匆匆去,匆匆回,并没有待太长时间。但我还是想把这个故事,和大家在此分享。


恩德培行动是一次由以色列军方和以色列特工部门摩萨德(Mossad)策划,并在乌干达恩德培的国际机场实施的反劫机行动。


这次行动从1976年7月3日夜持续到次日凌晨。以色列军方又称这次行动为霹雳行动(Operation Thunderball)。也有人以行动的指挥官约纳坦·内塔尼亚胡上校的名字称呼这次行动为约纳坦行动(Operation Yonatan)。约纳坦·内塔尼亚胡上校是这次行动中以色列特种部队唯一的一名阵亡者。


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,就是他的弟弟。如果他或者,估计也能当个总理。


故事的发生,是这样的。


在1976年6月27日,法国航空(Air France)139航班从希腊雅典起飞,被一伙恐怖分子劫持。他们命令机组将飞机飞往利比亚的班加西。


飞机降落到班加西后,一名怀孕女性人质被允许离开飞机。当飞机正在补给燃料时,这架空中客车A300客机突然脱开输油管,强行起飞降落在了乌干达的恩德培国际机场(Entebbe International Airport)。


劫机者共有10人,其中8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(简称人阵)成员,其余两人是德国恐怖组织巴德尔—迈因霍夫集团(即红军派)的成员。显然,他们得到了当时的乌干达政权和其首脑、亲巴勒斯坦的总统、独裁者伊迪·阿明(IDIAmin)的支持。


他们提出的条件是,释放关押在以色列的40名巴勒斯坦人和其他13名分别被肯尼亚、法国、瑞士和德国拘留的从事恐怖活动的嫌犯。

劫机者释放了大多数的人质,只留下以色列人和犹太人。劫机者还威胁说,如果以色列当局不按照他们的要求释放40名巴勒斯坦囚犯的话,他们将杀死所有这些人质。

在劫机者宣布所有机组人员和非犹太人乘客将会被释放,并搭乘一架专程飞到恩德培的一架法航客机离开之后,139航班的机长米歇尔·巴科(Michel Bacos)通知劫机者说,他将拒绝离开,因为保护所有乘客,包括依然滞留在恩德培的犹太乘客是他应尽的职责。其他机组成员,包括大多数空乘服务人员,也都放弃了获得自由的机会(不过当他们回到巴黎之后,巴科遭到了他在法航的上司的严厉斥责,并被停职一段时间)。还有一位法国籍修女也拒绝离开,并坚持要求释放一名犹太人质以代替她。


这些人,面对罪恶,敢于担当,同样值得尊重。


以色列政府表面上接受恐怖份子的要求,但决定采取武力手段来营救剩余的人质。


在进行了数日周密的计划之后,4架以色列空军的C-130运输机从以色列秘密起飞,以超低空飞行避开乌干达军方雷达。约过了8小时,四架飞机乘着夜色秘密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,而在事先他们也并未通知那里的地面控制塔台。


在这四架大力神之后,还有一架运送着医疗设备的空军喷射机跟随。这架飞机将降落在肯尼亚的乔莫·肯雅塔国际机场(Jomo Kenyatta International Airport)。

以色列部队赶在午夜降临前1个小时悄悄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。他们在降落前就打开了飞机的货舱门。货舱内有一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和护卫的几辆吉普,随后以色列人便驾着这些车辆驶出运输机,径直驶往旧航站楼。


为了避免乌干达人的怀疑,以色列人故意挑选了这辆梅塞德斯和其他吉普,这样看上去就很像是伊迪·阿明或是其他乌干达高官的车队。这辆梅塞德斯的原主是一位以色列公民,显然这辆车是在行动前夕才漆成黑色的(这样就几乎可以和阿明的座车乱真),当然在事后还车前,这辆车又被重新漆成了原色。



图片拍摄于以色列大使官邸


这次奇袭前后只持续了30分钟就宣告完胜,六名劫机者被击毙。还有一名人质被误认为是恐怖分子而被打死。在总共103名人质中有三人死亡。


在奇袭过程中,机场的乌干达部队也向以色列特种部队开火,并打死了以色列部队的地面指挥官约纳坦·内塔尼亚胡上校,而他也是这次行动中以色列军队唯一一名阵亡者。同时还有45名乌干达士兵被打死,作为对乌干达政权的死敌肯尼亚的回报,机场上的乌干达战斗机也被悉数破坏(这些飞机基本是乌干达空军的主力),且破坏乌干达战斗机可以使返航时不会受到追击。被救出的人质之后便在肯尼亚搭乘内罗毕飞往以色列的航班回国。


整个事件中还有一位平民不幸丧生:当以色列人袭击恩德培机场时,75岁的美国人质朵拉·布洛赫由于之前进食时被噎着,正在坎帕拉(Kampala)的医院里接受治疗。1987年4月,时任乌干达卫生部长的亨利·克耶姆巴(Henry Kyemba)在恩德培乌干达人权委员会(Uganda'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)披露说,当以色列袭击成功后,阿明出于报复,命令两名军官将朵拉·布洛赫拉出医院并将她杀害。布洛赫的遗体在1979年的乌坦战争(Tanzanian-UgandanWar)中才被发现。也正是这场战争结束了阿明在乌干达的残暴统治。


这场奇袭,挫败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,让他们不敢随便对以色列发动劫机。因为,无论天涯海角,他们都会追缴恐怖分子。


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中国古人这话,在以色列人身上,得到了实证。


作者微信号:【 worldcomment 】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10
上一篇 << 脱了,挺好!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别担心,南海打不起来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王冲

专栏作家,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,北外公共外交研究中心特约高级研究员,凤凰国际智库高级研究员,著有《第五次变革:第四权力的中美较量》、《差距》、《选票的背后》、《中国人到底想要什么》。 联系我:dreamfinder@sina.com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